<table id="pfyzw"><ruby id="pfyzw"></ruby></table>
  1. <table id="pfyzw"><option id="pfyzw"></option></table>
    <big id="pfyzw"><ruby id="pfyzw"></ruby></big>
    <big id="pfyzw"><strike id="pfyzw"></strike></big>
  2. <p id="pfyzw"></p>
    <tr id="pfyzw"></tr>
    <p id="pfyzw"></p>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文圣常:執著叩開海浪研究的大門(講述·弘揚科學家精神)

    2022-03-22 17:08
    來源:人民日報

    文圣常在船上眺望大海。

    資料照片

    文圣常(左二)在出海作業現場指導學生。

    資料照片

    人物名片

    文圣常(1921—2022):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海洋大學教授,著名物理海洋學家、教育家,我國海浪研究和物理海洋學的開拓者之一。文圣常在海浪頻譜、海浪方向譜、海浪預報方法研究和海浪數值模式研究等領域成果豐碩。他提出了“普遍風浪譜及其應用”論斷。他提出的海浪計算方法被列入原交通部《港口工程技術規范》,為推動我國物理海洋科學事業發展作出卓越貢獻。

    在中國海洋大學魚山校區,師生們經??匆娨晃焕险?,滿頭銀發,背略彎曲,身形瘦小,穿著灰色舊夾克,步履蹣跚地走在去往辦公樓的路上。暮來朝去,風雨無阻……

    他就是文圣常。在中國海洋大學,這位風雨無阻的老學者,用實際行動激勵著師生們在科研路上搏浪弄潮、砥礪前行。

    “海浪能量一定很大,能否把它轉化成一種能源”

    文圣常小時候沒見過大海,但他對大海充滿無限向往。

    1944年7月,從武漢大學機械工程學系畢業的文圣常,來到成都一家飛機修理廠當試用技術員。在一次出國交流學習時,文圣常第一次見到了大海。

    “在大海上,伸展到天際的藍色海水和逐波戲水的海鷗,帶給人無限遐想?!蔽氖コT貞?,雖然自己暈船,但仍守在甲板上,期待著第一眼見到大海的時刻。

    視野越來越開闊,水的顏色也逐漸變藍?!斑M入大海,海浪可以把船搖來搖去。我想,海浪能量一定很大,能否把它轉化成一種能源?”文圣常瞬間被大海的壯闊所吸引,腦海中萌生出一個大膽的想法,“去探索海浪能量利用問題!”

    交流學習期間,文圣常翻閱了大量資料。他發現,如何有效開發利用海浪能量的相關研究并不多。他在腦海中開始構思海洋能量利用的藍圖——設計出一種利用海浪能量的裝置,叩開海浪研究的大門。

    1947年,文圣?;貒蟮街貞c任教。文圣常利用業余時間,設計了波浪發電裝置,利用海浪獲得電力輸出,帶動航標燈發亮閃爍。于是,在此基礎上,文圣常開始探索更多波浪能量利用方法。

    文圣常的宿舍就在嘉陵江畔。他發現,當船經過時,便會激起不小的浪花。于是,他把波浪發電裝置放在嘉陵江試驗?!懊看稳ソ?,那套奇形怪狀的裝置模型總是惹人注目。有人猜它是玩具,有人猜它是滑翔機?!蔽氖コUf。

    但嘉陵江不比大海,浪花能量小,遲遲未達到預想效果。于是,文圣常申請到海邊繼續試驗。1950年底,他揣著一封推薦信搭船東下,奔赴上海。

    “心中有了目標,就一定要為之付出努力”

    之后的幾年里,他輾轉多地,無論到何處,都帶著波浪發電裝置,抓緊一切去海邊的機會做試驗。

    裝置外形特殊,上下車時,文圣常都手提著它?!败囌镜墓ぷ魅藛T一看到我提著個奇怪的裝置,就把我叫出隊伍、接受檢查。直到看過證件,解釋清楚了,才放行?!蔽氖コ;貞?。

    幾經周折,1953年,文圣常進入山東大學剛成立一年的海洋學系任教。1958年,山東大學主體遷往濟南,以留在青島的海洋系、水產系等為基礎,后成立山東海洋學院,即中國海洋大學前身。從機械工程轉向海洋科學后,文圣常感覺知識儲備非常不足,于是,他給自己制定了嚴格的“補習計劃”?!靶闹杏辛四繕?,就一定要為之付出努力?!蔽氖コUf。

    1953年,文圣常發表論文《利用海洋動力的一個建議》,成為我國學者較早探討海浪能量利用的研究文章。隨后,他開始組建團隊,向海浪理論研究領域進軍。

    20世紀50年代中期,國際上存在兩種比較流行的海浪研究方法——“能量平衡法”和“譜法”,但兩種方法皆有不足。研究者都是以半經驗的方式來計算涌浪的波高和周期,主觀推測和假設成分較多,理論也是建立在海浪充分成長的特殊狀態下,不足以全面有效反映海浪的特征?!笆欠窨梢源蚱瞥R?,將兩種方法結合?”文圣常推導出一種“普遍風浪譜”,與傳統方法相比,可以描述波浪成長過程中更一般、更普遍的譜型,給出一種新的涌浪波高和周期計算方法,在海洋學研究領域產生了重要影響。

    隨著研究愈加深入,文圣常琢磨起新問題:如何將海浪研究成果轉化為現實生產力,讓自己的研究服務于經濟社會發展?

    20世紀70年代,為適應我國沿海城市改革開放的需要,國家相關部門啟動《港口工程技術規范》編寫工作。文圣常擔起重任,率隊攻關,主持研究的海浪計算方法被列入《規范》。

    從普遍風浪譜、涌浪譜的問世,到適合中國海域特點的海浪計算及預報方法的創新,再到新型混合型海浪數值模式的提出……幾十余載,反復求索,文圣常一直在不懈努力。

    “熱愛祖國、追求科學,是我投身海洋研究事業的力量源泉”

    2002年,隨著《中國海洋大學學報(英文版)》的創刊,文圣常主動承擔主編工作。他說:“這是學校的‘新生兒’,要細心愛護。一要科學嚴謹,質量第一、寧缺毋濫;二要開拓創新,把國外最新科研進展介紹進來,把我國重大海洋科技成果介紹出去?!?/p>

    他堅持審改每一篇稿件,改稿時一絲不茍,一個用詞也要反復推敲?!坝龅饺魏我稽c疑問,他都要研究清楚?!彼闹止呎f。

    2007年,文圣常不小心燙傷腳踝,傷口感染,需要做手術。術后,醫生叮囑要臥床休息。他便把腿搭在板凳上繼續改稿,學生們想減少他的工作量,他卻說:“工作耽誤不得,我必須抓緊時間……”

    十幾年如一日,沒有周末,沒有節假日,若無特殊事宜,他都要去辦公室工作。辦公室里都是過去的老家具,資料放得到處都是?!半m然顯得亂,但查找方便?!蔽氖コUf。

    2013年,文圣?;忌戏窝?,便把辦公場所徹底轉移到家中,依舊每天工作5至6個小時。直到2019年,年近百歲的文圣常因身體不適住院治療,才不再堅持工作。

    “曾有學生問我,這么多年是怎樣堅持下來的。我覺得,熱愛祖國、追求科學,是我投身海洋研究事業的力量源泉?!蔽氖コUf。

    2022年3月20日,文圣常在青島逝世,享年101歲。

    孜孜以求 矢志不渝(記者手記)

    在采訪中,文圣常院士的同事王宣民回憶起一個場景:“有一年春節,正月初三,我在學校路上遇到文先生,他滿頭銀發,步履蹣跚,眼神似乎也不太好了。路上人來人往,老先生似乎沒有察覺,專注地一路前行,一如他對海浪研究事業的執著。望著先生的背影,我內心滿是感動,也感受到了一種力量?!?/p>

    研究海浪六十余載,雖身體每況愈下,但仍堅持工作,嚴謹治學。在海浪頻譜、海浪方向譜、海浪預報方法研究和海浪數值模式研究等領域,他都留下了豐碩的成果。他孜孜以求,矢志不渝,一次又一次攀登科學高峰,這種精神激勵著后來的研究者,也帶動了更多年輕學子在海浪研究道路上搏浪弄潮、努力前行。

    責任編輯:孔德明

    熱門推薦

    亚洲中文无码MV
    <table id="pfyzw"><ruby id="pfyzw"></ruby></table>
    1. <table id="pfyzw"><option id="pfyzw"></option></table>
      <big id="pfyzw"><ruby id="pfyzw"></ruby></big>
      <big id="pfyzw"><strike id="pfyzw"></strike></big>
    2. <p id="pfyzw"></p>
      <tr id="pfyzw"></tr>
      <p id="pfyzw"></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