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pfyzw"><ruby id="pfyzw"></ruby></table>
  1. <table id="pfyzw"><option id="pfyzw"></option></table>
    <big id="pfyzw"><ruby id="pfyzw"></ruby></big>
    <big id="pfyzw"><strike id="pfyzw"></strike></big>
  2. <p id="pfyzw"></p>
    <tr id="pfyzw"></tr>
    <p id="pfyzw"></p>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對俄制裁傷及歐洲 “戰略自主”舉步維艱

    2022-03-28 10:38
    來源:新華網

    新華社記者 吳寶澍

    美國總統拜登當地時間27日結束歐洲訪問回到首都華盛頓。拜登此行參加了北約、七國集團和歐盟三場峰會,在波蘭會見了波蘭總統、烏克蘭外長和防長。為拉攏盟友一致對俄,拜登在能源和軍事安全等領域提出了一系列主張,旨在減少俄烏沖突給歐洲造成的影響。

    分析人士指出,美國提供的方案大多出于自身利益考量,難以解決歐洲迫在眉睫的問題。俄烏沖突給歐洲帶來的能源、安全和難民等領域的問題讓歐洲深思,未來應如何實現戰略自主,避免被美國裹挾拖入險境。

    對俄制裁傷害歐洲

    自俄烏沖突爆發以來,歐洲多國在能源等領域受到沖擊,美國和歐盟對俄全方位制裁的反噬效應正在持續顯現。

    歐盟國家進口的石油和天然氣分別約三成和四成來自俄羅斯。俄烏沖突導致歐盟地區天然氣價格在去年高位的基礎上進一步攀升,石油價格同時飆升。歐洲多國居民電費、取暖費、交通費上漲,糧食和部分日用品也在漲價。

    3月17日,一輛汽車經過英國沃靈頓一處加油站。英國近日油價持續上漲。(新華社發,喬恩·休珀攝)

    拜登訪歐期間,歐盟和美國25日公布一項能源合作計劃,雙方將擴大美對歐液化天然氣出口,這一合作計劃將幫助歐盟市場今年額外獲得至少150億立方米液化天然氣。然而,有行業分析人士認為,近年來美國已經加大了天然氣出口,但出口能力有限。很多既有出口設施已經滿負荷運轉,多數新建設施則還在計劃階段,再增加對歐天然氣出口并非易事。

    同時,大量逃出的烏克蘭人涌入也令歐洲各國承受壓力。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公署的最新統計數據顯示,已有約370萬人逃離烏克蘭,大部分人前往歐洲。德國部分媒體曾對此表達擔憂認為,大量烏克蘭人進入歐洲或重演2015年敘利亞戰亂引發的難民危機,歐洲的右翼極端主義和排外主義有可能在一系列社會問題顯現后再度抬頭。

    有分析人士認為,美國挑動俄烏沖突后,其國內能源、軍工企業借此獲利頗豐,而歐洲盟友的利益卻被忽視。德國柏林普魯士協會名譽主席福爾克爾·恰普克認為,歐洲正承擔著俄烏沖突帶來的沉重后果,為這場美國挑起的沖突付出代價。

    “美國優先”重利輕義

    近年來,美國出于自身利益,背棄甚至出賣歐洲盟友的例子并不罕見。特朗普擔任美國總統期間,在“美國優先”政策指引下,美方盡顯重利輕義本色,施壓歐洲盟友增加軍費開支,對歐盟鋼鋁產品、紅酒等征收高額關稅,對參與“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企業實施制裁。一系列行動令美歐在政治、經濟與安全等領域矛盾加劇,美歐關系受到“系統性重創”,相互尊重與基本互信遭到破壞。

    拜登就任美國總統以來,為強化跨大西洋關系,曾在多個場合反復強調“美國回來了”,鼓吹與歐洲具有“共同價值觀”,試圖緩和美歐經貿矛盾,加強科技貿易政策協調。然而,美方的實際做法屢次令歐洲盟友失望。

    這是2021年2月19日在德國慕尼黑拍攝的美國總統拜登通過視頻出席慕尼黑安全會議線上特別會議的畫面。(新華社發,慕尼黑安全會議供圖)

    2021年8月,美國全然不顧英法等國對延長撤軍最后期限的要求,倉促撤離阿富汗,導致不少歐洲國家陷入被動。由于得不到安全保障,法德等國不得不停止尚未完成的撤離行動。美國并未就撤軍這一可能威脅各國安全利益的問題與盟友展開充分協商的自私舉動招致廣泛批評。同年9月,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宣布建立新的三邊安全伙伴關系,澳將與美英合作在澳建造核潛艇。與此同時,澳方撕毀與法國海軍集團簽訂的數百億美元潛艇大單。法美關系因此出現裂痕,法國指責美方“背后捅刀”,一度召回駐美大使。

    美國對盟友的種種做法令歐洲對美國領導力和國家信譽產生普遍質疑。歐洲國家越來越認識到,在安全等領域已經無法像過去那樣依賴美國。美國打造的盟友體系,其根本還是為了維護美國霸權。法國《世界報》警告,只要涉及美國切身利益,其歐洲盟友就不要期待得到什么恩惠或禮遇。

    戰略自主行動受限

    分析人士指出,近年來隨著對美不信任感逐漸增強,歐洲戰略自主呼聲高漲。而俄烏沖突更是凸顯歐洲戰略自主問題的重要性。不過,眼下歐洲在防務問題上仍未擺脫對美依賴,歐洲戰略自主問題或將緩慢分步實現。

    3月24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北約總部,領導人在會議期間合影。北約于24日召開特別峰會討論俄烏沖突。(新華社記者鄭煥松攝)

    拜登訪問歐洲前,歐盟理事會21日通過名為“戰略指南針”的行動計劃。該計劃為歐盟設定了增強共同防御能力的目標,并為實現目標提供方向指引。按照這一計劃,未來歐盟將建立一支最多由5000人組成的快速反應部隊,并可在危機出現時迅速將其部署到位。計劃內容還包括增強情報分析能力、完善應對混合威脅的反應機制等。

    同濟大學德國研究中心副主任伍慧萍認為,歐盟近年來主張提高戰略自主的呼聲一直很高。但俄烏危機爆發后,美國通過危機總體上加強了美歐在外交和能源供應上的捆綁,在當下地緣政治和地緣安全格局下,歐洲爭取戰略自主的行動力仍然受限。

    伍慧萍說,眼下歐洲實現戰略自主比較現實的方案是,通過增加防務力量提高在北約中的地位。這一進程未來是否會因妨害美國利益而受阻,德法兩個大國能否帶領歐洲推進戰略自主,目前仍有待觀察。(參與記者:張遠)

    責任編輯:王靜

    熱門推薦

    亚洲中文无码MV
    <table id="pfyzw"><ruby id="pfyzw"></ruby></table>
    1. <table id="pfyzw"><option id="pfyzw"></option></table>
      <big id="pfyzw"><ruby id="pfyzw"></ruby></big>
      <big id="pfyzw"><strike id="pfyzw"></strike></big>
    2. <p id="pfyzw"></p>
      <tr id="pfyzw"></tr>
      <p id="pfyzw"></p>